金多蝦

| 信獸 | 杰傭 | 裘前 | 殮攝 | 鹿幸 |

【信獸 無意識勾引三十題01】

※請帶入高中時期的青澀小陳和小溫(*゚∀゚)

※這是一個夏天的設定

※寫文速度渣

※這是重發,出了一點意外…

1攀爬時扭動的屁股

「陳信宏!你確定沒有老師會經過嗎?」

優等生溫尚翊人生第一次翻牆翹課,心裡很是

緊張。

「放心啦,阿翊你快點!不然真的會被發現了。」

擁有多次翹課經驗的陳信宏已經站在學校外,等著溫尚翊翻過來。

過了一會兒,溫尚翊把書包丟了過來,然後緩緩的踏著圍牆凸起的磚塊,一步一步的往下。

因為是第一次,他聽著陳信宏的指令向左向右地找著著力點,有好幾次都差點踩空,看得陳信宏冷汗直流。

「阿翊,右邊一點,對對對。」

陳信宏抱著溫尚翊的書包,看著他小心翼翼的聽著自己的指示行動,原本盯著雙腳的視線卻被他那不停扭動的翹臀吸引過去。

溫尚翊真是的,只不過爬個圍牆而已,那個屁股實在……

溫尚翊好不容易翻過來,喘口氣後抬頭看到的卻是滿臉通紅的陳信宏。

「阿信,你幹嘛臉紅啊?太熱了?」

陳信宏別過頭:「……沒事。」

2白嫩嫩的腳丫子晃來晃去

最後一節是體育課,而今天的項目剛好是游泳。

陳信宏頭髮微濕,踩著藍色拖鞋啪嗒啪嗒的走進吉他社辦。

反正夏天嘛,一下就乾了啊。

「學長你今天居然不是第一個到社辦的。」

「阿信你好慢哦。」

「還濕濕的。」

「濕濕的。」

一推開門就看到溫尚翊和石錦航兩個傢伙在社辦裡抱著吉他,嗆他還開黃腔然後兩個人偷偷竊笑。

「我游泳課啦!」

白了兩個色鬼一眼,陳信宏把自己和吉他一起塞到窗邊角落。

他把拖鞋脫掉,兩隻白嫩嫩的腳丫子隨著節拍晃來晃去,嘴裡哼個兩句歌詞,忘記歌詞的時候就用啦啦啦帶過。

原本和副社長學新吉他和弦的石錦航發現副社長大人怎麼突然沒了動作,好奇的往他視線望過去。

好哦,副社長看社長嫩白透亮的雙腳看到入迷了呢。

「足控。」

「啊?」溫尚翊非常不解。

3漫不經心地撥弄

放學鈴已經響完很久了,偌大的校園一下子安靜了許多,午後的陽光斜斜地射入吉他社社辦內。

陳信宏坐在窗邊,眼神憂鬱地抱著吉他,偶爾撥弄幾下吉他弦。

溫尚翊走進來,看見陳信宏這副文藝青年的模樣,心想他又不曉得迷倒多少吉他社的學弟妹了。

走近陳信宏靠著的窗邊,溫尚翊伸出右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又肚子餓了?」

「……餓了。」

「那走吧,去吃花生冰?」

「阿翊請客。」

「好、好。」

4被某人嚇到小聲驚呼

5思考時眼睛微眯

※把4和5接在一起寫了。

期末考又快到了,溫尚翊拉著陳信宏到有免錢涼爽冷氣吹的圖書館讀書。

「阿翊,我不會這題。」

其實真正的目的是讓陳信宏順順利利通過期末考,才不用在大熱天的暑假來補考。

暑假吉他社可是有一大堆聯誼……不,是和友社的活動要辦呢,少了萬佛朝眾的社長怎麼行。

「我看看哦。」

陳信宏來圖書館的主要原因不是因為怕補考,是因為他喜歡看溫尚翊思考的樣子,眼睛微瞇,慵懶的讓人著迷。

陳信宏趴在桌上,看著溫尚翊,心想:他的五官比例很好,大大的眼睛很好看,還有那雙眉,弧度完美的沒話說。

「這題你先套這個公式,然後解解看。」

陳信宏接過溫尚翊還給他的題目,在上面意思意思的計算一下,又向他求救。

「阿翊,套進去了可是算不出來(´・ω・`)」

「你真的是……唉,我看看啦。」

溫尚翊向陳信宏更挨過去了點,呼吸的氣息噴在他的手臂上,癢癢的。

溫尚翊的眼睛又瞇了起來,陳信宏覺得他沒辦法再忍受了,於是掰過溫尚翊的臉,在那雙唇上輕啄了一口。

溫尚翊被他突如其來的親吻嚇了一大跳,臉上泛起紅暈,小聲的驚呼:「喂!萬一被看到怎麼辦啊!」

「不怎麼辦啊~」陳信宏笑得燦爛。

TBC.

最近的香港場好棒啊,以後一定要去看滿五月之約(*˘︶˘*)

评论(11)
热度(26)

© 金多蝦 | Powered by LOFTER